• 2018江苏·新北智慧社区论坛举行 推动基层交流互动 2018-03-26
  • 发型设计可以构成受著作权法保护的作品吗? 2018-03-26
  • 周公解梦 梦见眼睛、目详细讲解 2018-03-26
  • 墨西哥一监狱曾是贩毒集团“大本营” 2018-03-26
  • 徐州汉文化景区花朝节培训会顺利开展 2018-03-26
  • 黄铭代表:搭建让官兵终身受益的学习成才平台 2018-03-26
  • 十二师党委组织召开推进团场综合配套改革培训会 2018-03-26
  • 家居讲堂:如何辨别假冒伪劣家具 2018-03-26
  • 岳阳新变化丨产业园区挺起岳阳工业发展“大脊梁” 2018-03-26
  • 江苏6部门联合打击整治长江流域江苏段污染环境违法犯罪 2018-03-26
  • 纽约时装周上获赞誉 李宁市值一个月升27亿港元 2018-03-26
  • 电影《孤战》泰国开机 兄弟聚首再现经典 2018-03-26
  • 商用车自动驾驶落地临近 一汽牵手大陆 2018-03-26
  • 南昌银行“金e融”:打造互联网金融综合化平台 2018-03-26
  • 总编视线携手克里斯班戈首发智能移动空间REDS,中国恒天重新定义汽车? 2018-03-26
  •   公告:pc站与wap用户数据已同步!
    手机站:m.www.bdzq26.com
    小说排行榜: 总收藏榜 | 完本排行榜 | 最新入库 | 最新更新 | 今日人气小说 | 本月排行 | 完本小说 | 穿越小说完结版 | 都市小说排行榜 | 玄幻小说排行榜 | 历史小说推荐
    pc蛋蛋28 > 都市小说 > 重生之妖孽人生 > 正文 黄金战士

    第3320章 支那猪,滚蛋

    王书记说完,紧张的望着林风。双方和平罢手,是他的希望。但是最终决定权,却还是在林风这。林风要不同意,他也没辙。这件事,他也请示了上级,而上级的态度则是含糊不清。既让他去询问林风,却又不允许他去逼迫林风,让林风来决定这一切。这让王书记很是摸头不是脑。不知道高层究竟什么意思。

    “不可以!”林风却直接了当的回绝了王书记。

    “林先生,我认为,你这样未必可以帮助原纱央莉去索赔,岩崎渡边身为三菱财团社长,手中掌握资源极其庞大,想要告倒他,很困难,我觉得庭下和解,比较合适?!蓖跏榧蔷∽约耗芰Φ挠嗡?。他不想看见双方真的大战一场,最终导致日本企业全面撤出上海,那对他的政绩来说,打击太大了。这个损失是林风无法弥补的。

    “王书记,你认为我会在乎这点赔偿金么?原纱央莉是风间惠丽莎的女儿,风间惠丽莎是我的副总裁,你认为她女儿出事了,我会不负责么?区区医药费,我会在乎么?”林风反问。

    “那”王书记明白林风的意思,他恐怕是想斗气,但是这个对方不是普通人,是三菱财团社长岩崎渡边,林风能够得逞么?万一最后反被对方倒打一耙,那就可笑了。尤其这次,岩崎渡边被日本媒体鼓吹为新世纪的领军人物,将其捧的比林风位置还高,是日本用来提振民心,打击林风的一个‘神级’人物。

    这林风要输了,那可不仅仅代表他个人,同时还代表着中国的商界也输了。这要说起来,关系可就大了去了。王书记苦口婆心劝说,理由更是冠冕堂皇,言之凿凿。

    可惜,林风决定的事是不可能更改的。

    “王书记,告是一定要告的。如果在中国土地上我都不能控诉一个日本人,我想这绝不仅仅是我的失败,更是我们中国的失败?!绷址缢低瓴辉俣嗨?,命令林志玲送客。

    王书记一脸苦涩。自己这该劝的都劝了,能说的都说了,林风不听,他也没有办法。总不能让他用权利去逼迫林风吧。那样的话,最后指不定谁逼迫谁呢。不过他已经尽人事了,剩下的就听天命吧。

    “他还是不愿意罢手,真的让他告下去?”中南海几位大佬聚在一起讨论。

    三菱财团社长岩崎渡边,36岁,乃是岩崎雄二郎长子。原本他不会这么快接替,可惜岩崎雄二郎意外因为过于兴奋死在林风的‘风之翼’上,才让岩崎渡边接替。这个人的资料,他们这些大佬都有。不过由于岩崎雄二郎的?;?,因此有关岩崎渡边的资料很少,除了知道他小学,中学,以及大学在东京上的,然后考到美国耶鲁读了经济硕士学位,后来学成之后就回国,进入三菱财团辅助岩崎雄二郎。再更多的资料就没有了。

    一直到去年,岩崎雄二郎突然死去,三菱财团陷入继承人之争,几个儿子为了继承权大打出手,最终岩崎渡边依靠长子优势,以及多年在财团工作所带来的人脉,让其笑到最后,最终挤掉他的几个兄弟,执掌三菱财团。至此,岩崎渡边方才重新浮出水面。而有关他性格,为人处世等等资料,均是没有。唯一可以参考的就是,几名和他竞争总裁职位兄弟现在都选择到了国外去养老,远远离开了财团,今生都再也无法影响到岩崎渡边对财团的掌控。

    这是一个很有谋略手段的人。林风和他斗,这个斗的赢么?如果能斗赢,那皆大欢喜。如果斗不赢,输了,那可输的不仅仅是林风一人,还有整个中国。到时恐怕整个日本媒体都会嘲讽林风自不量力。这些年,林风顺风顺水,一直都是大杀四方,让无数对手敢怒不敢言。但如果他这次败了,那可真的是墙倒众人推。

    尤其,这在中日双方贸易上,会带来不小的麻烦。在今后中日贸易上,中国会处于一种心理劣势。到时谈判时,稍微少个百分点,都是数十亿美元的损失。毕竟这是两国贸易,尤其中日两个经济大国,双边贸易都是数以千亿美元来计算。差一点,就会差很多。

    “我看就让他告下去。他的理由很对,如果在中国人的地方,都不能控诉一名在中国犯罪的日本人,那不仅仅是他的失败,也是中国的失败!”温先生沉吟片刻后,斩钉截铁说。

    “老温啊,这话说的是没错,但是他做的却有点过分,索赔1万亿日圆,这差不多是100亿美元了。你觉得这正常么?”一名先生有点恼怒说,“他要索赔我们支持,可是至少得靠谱一点吧,这1万亿日圆索赔,真的过分了!”

    温先生也是无奈。林风索赔万亿日圆,这个的确超乎所有人想象,就连他都觉得不可思议??墒橇址缫丫岢隽?,再让他更改那是不可能了。

    “好了,我认为事已至此,那就这样继续下去吧。总不能让人说我们中国朝令夕改,害怕岩崎渡边吧!”温先生缓缓说,“不过这件事,纯粹是一件民事诉讼,不牵扯到任何刑事案件。所以,这件事就一切都按照程序来走,按照法律来走!”

    众多先生彼此对视一眼,均是点头。

    随后,上海高级法院受理此案,并且向岩崎渡边下达了传票,传唤岩崎渡边在七个工作日之内前来开庭审理。

    “哼,想让我受审!门都没有!”岩崎渡边直接当着上海法院特派员的面,将传票撕了个粉碎,一脸不屑,“有本事就来日本抓我去上海受审,否则,别想我去上海?!?

    “你”法院特派员一脸惊怒,这来之前,上面就交代过,让他说话小心,不要得罪岩崎渡边。但没想到这岩崎渡边会那么嚣张,直接当面撕碎了传票。这个太过分了!这传票,可是代表着中国法律,他撕碎传票,就是在蔑视中国法律。

    “看什么看!不服气么?来,有种你抓我!”岩崎渡边嘴中狠狠的喷出一口雪茄烟圈,吐到法院特派员脸上,“不过我猜你没胆量这么做。如果我估计的没错的话,你们那狗屁院长,肯定是叮嘱你要小心说话!哈哈,在中国,你们就拿我没法,在这日本,你们除了装孙子,还敢叫嚣不成!”

    法院特派员气的浑身直哆嗦,只觉得五雷轰顶,天旋地转。他很想狠狠的揍这个岩崎渡边一顿,这话说的太嚣张了,太欠揍了。不过他不敢。不说这里是三菱财团总部,四周有十余名虎视眈眈保镖在盯着他,就说他身份,要是这一拳揍出来,他人生非得完蛋不可。

    “岩崎先生,这传票我已经送到了,希望你七天后准时出现在法庭上。否则,后果自负!”法院特派员冷声说。

    岩崎渡边哈哈大笑。

    “支那猪,回去告诉你们那狗屁法院院长,我倒要看看他能拿我怎么办!”岩崎渡边喷着烟圈,一脸张狂,“这次我倒要看看你们中国能拿我怎么办,林风又能拿我怎么办!”

    “来人,将这支那猪给我赶出去!”岩崎渡边挥挥手,命令两名保镖将法院特派员给轰了出去。

    混账!混账!混账!法院特派员一脸气恼的直接坐飞机回了上海,当即就将这件事汇报给了他的上级。原本他以为上级会帮他出头,狠狠给这个岩崎渡边一个教训。但让他失望的是,上级虽然也是愤慨,但是最终却让他不要将这件事外传,以免引发不必要的风波。

    “主任,这岩崎渡边太嚣张了,完全没把我们看在眼里。这七天后,他肯定不会出现的?!狈ㄔ禾嘏稍贝笊?。

    “好了,不要多说了。你说的这些,可有证据?到时岩崎渡边完全可以说你是在污蔑他。作为执法人员,没有证据的话就不要乱说,否则会惹来祸事的,难道你不知道么!”主任冷声说。

    法院特派员无奈。的确,他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岩崎渡边对中国法律的践踏,对他的侮辱。当时那里都是岩崎渡边的人,他要将这些话捅出去,到时指不定他还会倒打一耙,反而污蔑自己。如果那样,指不定上级还会将自己给革职了。这种事,不是不可能发生。

    可是让他就这样忍气吞声,他不甘心。他今年不过才30岁,还是年轻有为,怎么可能忍得下这口气。尤其,他还是‘第二世界’的忠实玩家,也是‘神徒’中的一员,对林风是特别崇拜。也深受林风的精神启发——尊严,是自己找回来的,不是他人赐予的。

    所以,他找到了‘第二世界’,求见林风。不过对于自己能否见到林风,他也并没有把握。毕竟自己只是一名最普通不过的法院特派员,发放传票而已。而林风,高高在上,自己求见,能够见到他么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