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18江苏·新北智慧社区论坛举行 推动基层交流互动 2018-03-26
  • 发型设计可以构成受著作权法保护的作品吗? 2018-03-26
  • 周公解梦 梦见眼睛、目详细讲解 2018-03-26
  • 墨西哥一监狱曾是贩毒集团“大本营” 2018-03-26
  • 徐州汉文化景区花朝节培训会顺利开展 2018-03-26
  • 黄铭代表:搭建让官兵终身受益的学习成才平台 2018-03-26
  • 十二师党委组织召开推进团场综合配套改革培训会 2018-03-26
  • 家居讲堂:如何辨别假冒伪劣家具 2018-03-26
  • 岳阳新变化丨产业园区挺起岳阳工业发展“大脊梁” 2018-03-26
  • 江苏6部门联合打击整治长江流域江苏段污染环境违法犯罪 2018-03-26
  • 纽约时装周上获赞誉 李宁市值一个月升27亿港元 2018-03-26
  • 电影《孤战》泰国开机 兄弟聚首再现经典 2018-03-26
  • 商用车自动驾驶落地临近 一汽牵手大陆 2018-03-26
  • 南昌银行“金e融”:打造互联网金融综合化平台 2018-03-26
  • 总编视线携手克里斯班戈首发智能移动空间REDS,中国恒天重新定义汽车? 2018-03-26
  •   公告:pc站与wap用户数据已同步!
    手机站:m.www.bdzq26.com
    小说排行榜: 总收藏榜 | 完本排行榜 | 最新入库 | 最新更新 | 今日人气小说 | 本月排行 | 完本小说 | 穿越小说完结版 | 都市小说排行榜 | 玄幻小说排行榜 | 历史小说推荐
    pc蛋蛋28 > 都市小说 > 重生之妖孽人生 > 正文 黄金战士

    第4331章 高薪碎纸员

    怎样才能不被起诉!

    林风的问题让伯纳德-麦道夫感到棘手。如果对方一定要执行相关法律法规,那林风必然违法,必然会被起诉,这是绝对无法避免的。

    “林先生,如果对方真的要针对你出手,那恐怕没有办法!”麦道夫说,“因为法律就是法律,既然有这么一条规定,那就可以执行去惩罚你?!?

    林风眉头一皱。关于这条法规,林风自然是知道的。但是林风并不认为这是多么严重的一件事,在林风看来,自己可是送钱给人花,是大股东牺牲利益自个给小股东,那么这种情况下,证监会应该会网开一面。这美国法律虽然严谨,但也不像想象的那样不近人情。实际上,美国法律还是非常有人情味的?;嵴攵允导是榭?,在保证不伤害其他人利益的情况下,去做出一些变通。

    所以,当初林风依然直接选择了让利给这些小股民,然后换取他们手中的股票,去帮助那些股票经纪人脱罪。虽然这其中损失巨大,直接账面经济损失超过800亿美元,但是一切都是值得的?;帜切┕善本腿?,将会力推比特币,同时这些散户也将成为自己最忠实的信徒。而且他们也将成为施瓦辛格力推‘风城’城市化的最有利的支持者!

    这样算下来,林风绝对是赚的。只是前期的投入特别巨大。不过你投资越大,这获得的利益就越大。自己投入这么多钱,这未来自然会数倍的返还给自己。

    何况。到了明年。金融?;沟妆?。这些华尔街股票经纪人,也将会成为自己操控市场,转移注意力的‘最佳拍档’。

    我林风的钱,可绝不是那么好赚的!

    不过如果如麦道夫所说,证监会这些人真的要因为自己让利给散户而起诉自己,那的确很麻烦。这轻则冻结股票,重则直接对自己开出巨额罚单。那会让自己很被动!

    “麦道夫先生,那就多谢你了。我还有事。就先走了!”林风说。

    麦道夫惊讶一声。

    “林先生,你想要做什么?你准备如何做?”麦道夫见林风要走,担忧问。

    林风是他最大的金主,他自然不希望林风有事。当然,他也怕因为林风被处罚,而自己被殃及池鱼。这并非不可能,万一林风被开出巨额罚单,找自己要钱怎么办?

    “呵呵,既然没有什么正常的方法去避免,那我只好用我的方法来解决目前这个?;??!绷址绲?。

    “你的方法!林先生。你准备怎么办?”麦道夫从林风的话语之中,嗅到了一丝疯狂的气息。

    “呵呵。他们威胁我,那我就只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了!”林风撇撇嘴,随即转身,扬长而去。

   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!麦道夫惊呼。林风这是要干嘛?他想干嘛?莫非,他准备以这批华尔街股票经纪人的自由,去要挟证监会么?天,他也太疯狂了吧!

    这事要大了,真要闹大了!麦道夫惊呼。

    这美国证监会,可是掌控着纳斯达克和道琼斯两个股市,其每年的流动资金数以万亿美元计算。其强势,那是无与伦比的。麦道夫之前就担任过纳斯达克主席,深深明白证监会的权利。林风这么直面硬碰硬,这个太疯狂了。这会将事件闹大的。这好让事件无法收拾的。

    不过如果证监会真的要对林风进行处罚,那恐怕除了林风所说的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之外,恐怕也没有其他方法了。只是,这依然太疯狂了!

    麦道夫心中是惶恐不安。对林风如此疯狂的行为,他只能默默等待事情的结果了。这已经超过他的能力范围,甚至超出他的想象。

    林风,这家伙果然从来都不是善于之辈。这家伙,真是祸事精??!这看似平淡的一举一动,都是让人感到恐慌和害怕啊。

    这家伙,太疯狂了!

    告别麦道夫之后,林风就拜访了美国证监会。美国证监会,在美国首都华盛顿。而美国证监会则是由五名委员组成,而这五名委员则是由国会建议,美国总统亲自任命。而如今的美国证监会主席是一个名叫克里斯-考克斯的犹太人。

    对,依然是犹太人。在美国,犹太人几乎是遍布美国各个金融领域。有交易的地方,就有犹太人,这几乎是一个世俗定论。

    “林先生,你的到来,真是稀奇!”克里斯-考克斯惊讶说。

    “考克斯主席,真的惊讶么?我怎么感觉你似乎早就预料到我要来!”林风笑说。

    美国证监会的五名委员,都是由布什亲自任命的,而五名委员当中的一人,则担任证监会主席。既然是布什任命,那这克里斯-考克斯和布什之见的关系,就可见一斑了。相信对于自己的到来,这位证监会主席必然是有所准备的?;蛘咚?,根本就是预料之中的。

    自己要是不来,证监会起诉自己,那自己可就真的是花钱买罪受了!

    克里斯-考克斯面无表情,对于林风这玩笑的话,一点都没有笑意。

    “林先生,你的玩笑可一点都不好笑。不过你来了正好,我正有一件事要通知你。鉴于你这次和普通散户之间的互动行为,已经触及了美国证券法,你的行为已经危害到普通股东的利益。所以,我们证监会已经决定将对你进行起诉。这是我们的起诉信,你来了,就不用我们去派人传送给你了?!笨死锼?考克斯面色冰冷的将一封信递给林风。

    林风接过,上下看了看,也没打开信封,而是左右看了看,看见一个碎纸机,直接走了过去,将信封塞进碎纸机,启动按钮,‘咔嚓’、‘咔嚓’一阵声音之后,信封变成碎纸末。

    克里斯-考克斯面色一变。

    “林先生,早听闻你胆大妄为,今日一见,果然闻名不如见面。不过这样的信封,我们可以打出成千上万封,如果你愿意在这当碎纸员的话,我们可以满足你?!笨死锼?考克斯讥讽说。

    林风却是拍拍手,呵呵一笑。

    “我对职业是没有挑的了,我这人从来没有职业之分,我们每个人,每个职业,都是这个社会组成的一份子。这么多职业,没有一个职业是多余的。清洁工看似卑微,但没有清洁工,我们的生活就是在垃圾之中。碎纸员也是如此,没有碎纸员,那我们就生活在无用的信息之中,而且男包没有一天信息会被泄露出去。所以,我从不看轻任何职业,我只会看轻职业的人而已。例如考克斯先生这样?!绷址绲?。

    “林风!”克里斯-考克斯如何听不出林风话语里的讥讽之意,这分明是说自己狗眼看人低。

    “好了,考克斯先生,那么我们谈谈吧。多少钱!”林风说。

    多少钱!克里斯-考克斯一声大笑。

    “怎么,林风,你以为前能够收买一切么,你以为一切都是可以被钱收买的么!”克里斯-考克斯冷笑,“我现在可以多控诉你一条罪——贿赂证监会主席?;呗?,在你们中国或许很寻常,但在美国却是重罪!”

    克里斯-考克斯走到电脑前坐下,当着林风的面,打开‘office’,开始敲打新的起诉信。

    林风也不急,也不恼,坐在那里,默默看着克里斯-考克斯重新打完一封起诉信,然后将其打印出来。

    “林风,现在追加控诉你一点,贿赂证监会主席克里斯-考克斯,鉴于你的恶劣影响,我建议立刻冻结你的‘第二世界’股票,并且终止你董事长身份?!笨死锼?考克斯冷笑说,“只要你一天不辞去董事长职务,‘第二世界’必将永久遭到冻结,甚至将其赶出纳斯达克?!?

    林风呵呵一笑,接过起诉信。不过这次林风没有将其塞入碎纸机,而是将其撕了个粉碎。

    “考克斯先生,恐怕你这次弄错了一点。我可没有贿赂你,你莫非认为我林风需要贿赂你么?难道你认为你这么有面子,值得我林风大老远的从纽约飞到华盛顿来贿赂你?克里斯-考克斯主席先生,你也太高看自己了!”林风大声说,一脸的鄙夷,“或者是说,你在通过这种方式告诉我,你想要我贿赂你么!如果是这样,克里斯-考克斯主席先生,我想我恐怕需要向布什总统亲自去举报你了!”

    克里斯-考克斯瞬间满脸通红。他没想到林风居然敢这样羞辱他,居然敢这样的嘲讽他!

    “林风,你太放肆了!”克里斯-考克斯怒吼。

    林风冷冷一笑。什么叫打脸,这就是你打脸。你居然敢说我来贿赂你,还要起诉我贿赂,你当你是神马东西!

    “克里斯-考克斯,我尊重你,称呼你一声主席,不尊重你,那你就和你同名的那名nba球员一样,是个白痴!”林风冷冷讥讽说,“你当我是要贿赂你么?我是要问你,你出多少钱请我当你的碎纸员!你开得起我工资么!我的主席先生!”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