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18江苏·新北智慧社区论坛举行 推动基层交流互动 2018-03-26
  • 发型设计可以构成受著作权法保护的作品吗? 2018-03-26
  • 周公解梦 梦见眼睛、目详细讲解 2018-03-26
  • 墨西哥一监狱曾是贩毒集团“大本营” 2018-03-26
  • 徐州汉文化景区花朝节培训会顺利开展 2018-03-26
  • 黄铭代表:搭建让官兵终身受益的学习成才平台 2018-03-26
  • 十二师党委组织召开推进团场综合配套改革培训会 2018-03-26
  • 家居讲堂:如何辨别假冒伪劣家具 2018-03-26
  • 岳阳新变化丨产业园区挺起岳阳工业发展“大脊梁” 2018-03-26
  • 江苏6部门联合打击整治长江流域江苏段污染环境违法犯罪 2018-03-26
  • 纽约时装周上获赞誉 李宁市值一个月升27亿港元 2018-03-26
  • 电影《孤战》泰国开机 兄弟聚首再现经典 2018-03-26
  • 商用车自动驾驶落地临近 一汽牵手大陆 2018-03-26
  • 南昌银行“金e融”:打造互联网金融综合化平台 2018-03-26
  • 总编视线携手克里斯班戈首发智能移动空间REDS,中国恒天重新定义汽车? 2018-03-26
  •   公告:pc站与wap用户数据已同步!
    手机站:m.www.bdzq26.com
    小说排行榜: 总收藏榜 | 完本排行榜 | 最新入库 | 最新更新 | 今日人气小说 | 本月排行 | 完本小说 | 穿越小说完结版 | 都市小说排行榜 | 玄幻小说排行榜 | 历史小说推荐
    pc蛋蛋28 > 网游小说 > 森罗鬼宴 > 正文 虾的疯言疯语

    6吃字的衣虫

    陈奇:“你忘了那天晚上喝醉了,你把自己的高数书吐成什么样了?”

    齐贤河疑惑地说:“好像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?”

    陈奇无奈地说:“以后少喝酒,耽误事,你那天晚上断片儿了?!?

    “那我现在该咋办?”齐贤河有些急。

    陈奇:“你着什么急啊,这才四页,你数数这书多少页?369页,早着呢?”

    “陈陈奇,这么下去也不是事啊?!蔽捍人?。

    “再等等吧,现在还没什么思路?!?

    陈奇有些头疼,这还不到两小时,整个鬼宴总共要持续三星期。

    这种什么都不知道的感觉,让齐贤河与魏慈惶惶不安,陈奇也有些摸不着头脑。

    陈奇:“你们两个担心什么?不是还有那个吞鬼之口么?”

    魏慈:“我的吞鬼之口上次用掉了……”

    “我的给吴诗了?”

    “你不想要,可以给我??!”魏慈嚷嚷着,他有点急了。

    齐贤河:“可我就一个啊,还是你哥给我的?!?

    魏慈垂头丧气,他也知道不可能,就是嚷嚷两句。

    陈奇有些诧异地问:“吴诗能要你的吞鬼之口?!?

    “嘘,我把链子拆了,塞到她包里的夹层。你们千万别给她说……”齐贤河立刻压低声音,好像吴诗就在附近一样。

    陈奇摇摇头叹道:“你们俩还真是一对……”

    一堂课四十五分钟,中间休息十分钟,聊着聊着,就上课了。

    上节课基本没讲什么实质性内容,这节课老师要讲实打实的内容了。

    齐贤河努力地想听进去,但他的精神状态明显不支持他这么做,努力了好几次,却不到两分钟就神游天外了。

    陈奇将高数书摊开在桌子上,快速的翻看着。

    第一次出现空白是在刚上课时发现的,而第二次是在下课时发现的。

    但这两次都只是发现时间,陈奇不确定具体出现时间,所以陈奇现在首要确定的事,多久才会出现一次空白,来计算这本书变成全白要多久。

    整整一节课陈奇都在翻高数课本,因为陈奇也不确定到底是哪一页会变成空白。

    魏慈也想帮陈奇看看,但翻了十分钟都没发现异常,便放弃了。

    大概在上课二十五分钟左右,陈奇终于发现了第三页空白,齐贤河也在他的课本上,又找到两页新的空白。

    这下陈奇可以确定,第二页空白出现至第三页空白出现,最多一小时二十分钟。

    齐贤河本想着没那么快,没想到第二节课还没下,又出现了两页空白,照这个速度进行下去,他决撑不了三个星期。

    齐贤河扭头看陈奇,见陈奇还在翻高数课本便喊道:“陈奇!”

    “如果你想活,你就跟我一起找!你消失两页内容,目标大,更容易找到”陈奇揉着发酸的手。

    齐贤河立刻接过陈奇的活,现在是他最危险。

    高数课下了,齐贤河也没停下手中的动作,就像找了魔一样翻看高数书。

    陈奇和魏慈拽着齐贤河,奔向下一个教室,附近的同学看到齐贤河这模样,都带着古怪的眼神。

    “这孩子,也太用功了?!?

    十点,第二节课的铃声刚一打响,齐贤河的惊呼声就伴随着响起。

    看来他又发现两页,陈奇抢过齐贤河的书,发现不只是时间问题,陈奇还看到一个古怪的现象。

    那页书上的字迹,不是一瞬间消失的,而是一个字母一个字母,消失在纸面上。

    此时正好距上一次出现空白页,过去了四十分钟,陈奇大概推断出来,每四十分钟消失一页字迹,只要下一次还是四十分钟,那这个推断就完全成立。如此算下来,一天下来会消失三十六页,十天左右整本书就会变成空白。

    如果真如设想的那样,陈奇他们活不过第十一天。

    笼罩在他们头顶的阴云愈发沉重,而齐贤河,可能连六天都坚持不到。

    魏慈反倒是长舒一口气,这人一比较,差距就出来了。

    在10:39时,陈奇他们主动翻书,这次由于事先有准备,陈奇看到更加详细的东西。

    那些字迹是被“吃掉的”,被一只白色的虫子吃掉了。

    它快速地在公式和说理间穿梭,将一个又一个字迹吃掉。

    身躯上附着着银白色的细鳞不仔细看发现不出来,触角呈丝状,漫无目的的摆动,两条尾须划过已经变成空白的纸页。

    这是齐贤河最先发现的,泛黄的纸张,和虫子白色的躯体,有微小的色差区别,接近死亡的人,果然能爆发出无穷的潜力。

    只有十秒的时间,等齐贤河叫陈奇,陈奇注意到这只虫子,就只剩下最后两三秒了。

    陈奇还是下定决心,伸手摁向那只虫子,他在伸手的那一刻,就做好抽手的准备。

    只不过陈奇什么都没摁到,那只虫子并不属于这个世界,陈奇只摸~到粗糙的纸张表面。

    那只虫子,就在陈奇指尖上爬走,吃掉最后一个字,钻回书脊中。

    三人静静的看着那页空白的书页,谁都不说话。

    陈奇表情凝重,鼻孔中喘着沉重的粗气说:“可能我们之前想错了,根本不用等到这本书的字迹消失?!?

    “什么意思?”齐贤河可是最先得死的人,他的求生欲望极其强烈。

    陈奇将三本高数书,翻到书本封面后面的第一页,上面赫然写着三人的名字。

    “现在还没发现,这本书字迹消失对我们有什么影响,所以我也不知道这只虫子吃完全书,我们会不会死,但我绝不想,让它吃掉我的名字?!?

    魏慈似乎想到那只虫子,扭着白色的身躯,触须在他“魏慈”两个字上一晃一晃的,然后“魏慈”就消失了。魏慈脸色极为难看地摇了摇头。

    齐贤河问陈奇:“你确定么?”

    陈奇:“不知道,不确定,饼干也没来找我,我也不知道哪一种可能是对的,但我们得往最坏的情况去考虑,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?!?

    陈奇刚说完,就看见魏慈,在自己高数课本上,疯狂的写着魏慈两个字,从第一页开始写,似乎是想写满全本书。

    齐贤河问:“这能行么?”

    魏慈咬着牙说:“不试试怎么知道,总不能一直靠陈奇吧,齐哥!”

    陈奇:“我也不确定,我不知道是这只虫子吃掉名字就会触发,还是这本书没有名字就会触发!”

    魏慈两眼一黑,差点晕过去。

    陈奇连忙劝道:“没事,没事,你就写了一页,其实一页写一个就行,反正这只虫子,一吃就是吃一页的?!?

    齐贤河笃定地说:“我来试!”

    魏慈略微有些激动地说:“齐哥??!”

    “我来,反正我是最早的!”

    齐贤河拿起笔,擦了擦手心的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