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18江苏·新北智慧社区论坛举行 推动基层交流互动 2018-03-26
  • 发型设计可以构成受著作权法保护的作品吗? 2018-03-26
  • 周公解梦 梦见眼睛、目详细讲解 2018-03-26
  • 墨西哥一监狱曾是贩毒集团“大本营” 2018-03-26
  • 徐州汉文化景区花朝节培训会顺利开展 2018-03-26
  • 黄铭代表:搭建让官兵终身受益的学习成才平台 2018-03-26
  • 十二师党委组织召开推进团场综合配套改革培训会 2018-03-26
  • 家居讲堂:如何辨别假冒伪劣家具 2018-03-26
  • 岳阳新变化丨产业园区挺起岳阳工业发展“大脊梁” 2018-03-26
  • 江苏6部门联合打击整治长江流域江苏段污染环境违法犯罪 2018-03-26
  • 纽约时装周上获赞誉 李宁市值一个月升27亿港元 2018-03-26
  • 电影《孤战》泰国开机 兄弟聚首再现经典 2018-03-26
  • 商用车自动驾驶落地临近 一汽牵手大陆 2018-03-26
  • 南昌银行“金e融”:打造互联网金融综合化平台 2018-03-26
  • 总编视线携手克里斯班戈首发智能移动空间REDS,中国恒天重新定义汽车? 2018-03-26
  •   公告:pc站与wap用户数据已同步!
    手机站:m.www.bdzq26.com
    小说排行榜: 总收藏榜 | 完本排行榜 | 最新入库 | 最新更新 | 今日人气小说 | 本月排行 | 完本小说 | 穿越小说完结版 | 都市小说排行榜 | 玄幻小说排行榜 | 历史小说推荐
    pc蛋蛋28 > 科幻小说 > 葬鬼经 > 正文 姓易的

    第七章 徒菌

    这些石碑都是灰白色的,看着质地很是普通,但应该有些年头了,我能闻到那种很特殊的古朴沧桑的老物味儿。

    那些凹刻的黑色图案,其实都不能称之为图案,凑上去仔细看了看,我发现它们都是一团一团的,毫无规则规律可言,完全就像是随意沾染上去的墨迹。

    仔细研究了一阵,我还是觉得这些图案没什么意义。

    先前我感觉到的危险感,或许是我的错觉。

    毫无意义,毫无威胁,就是很普通的那种石碑。

    但无论再怎么想,这些石碑如果真是湘江鬼一块块寻来的,那么肯定有它们独到的地方,可是这一切都得建立在六爷没跟我开玩笑的前提下。

    “六爷,这些石碑上都写的啥???”我站在第一块石碑前面,满头雾水的问了句。

    我已经在这里连着逛了三圈,但还是什么都没看出来,只能找场外援助了。

    六爷没为难我的意思,轻描淡写的一抬手:“你把手掌按在石碑上,你就能看见那些东西了?!?

    听见他这么说,我不禁有点迟疑。

    说实话,我的直觉告诉我,最好不要用肉身直接碰触到这些石碑,否则的话.......

    “反正死不了,试试也不吃亏?!蔽野参孔抛约?,壮着胆把手掌放在了石碑上。

    几乎是瞬间,许多类似金属制的黑色铁刺就从石碑里钻了出来,不等我有所反应,直接穿透了我的手掌......

    这些铁刺似乎还是活着的,在穿透我的手掌之后,立刻出现了扭曲变形的情况,不断的弯折着自己的身躯,将我的手掌反扣在了石碑上。

    说不疼那肯定是假的,不过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疼,就像是猛地被人用利器凿了几下,疼痛感来得快,去得也莫名其妙的快。

    还没等我想明白这是怎么回事,我只发现脑袋变得有些沉了,像喝多了似的,变得晕晕乎乎的......

    当我眼前彻底黑下去的时候,我还能依稀听见六爷的声音。

    “你想得到的一些答案,现在都在你的眼前了,好好看看吧.......”

    意识模糊,意识清醒。

    这种翻来覆去的过程,不断折磨着我的脑神经,比起魂魄离体的感觉还要让人难受。

    过了也不知道多久,那种恢复又涣散的意识,渐渐凝聚了起来,但我还是感觉有点神志不清,脑子昏昏沉沉的极其难受。

    不过意识的模糊也只会造成我的思维受限,并不会影响到我看见一些东西并且记住它们,只不过是丧失了部分思考的能力罢了。

    最开始我看见的是一片黑暗。

    不同于陷入昏迷之后看见的黑暗,那是一种在极其清醒的状态下,能够清清楚楚看见的东西。

    它们如同跗骨之蛆,似乎对于我这个活人很感兴趣,不断的往外这里靠拢着,我能感觉到它们从我的毛孔里钻了进去.......

    就在我意识模糊,像是飞起来了似的,飘浮在一片虚无之中时,一阵刺眼而又璀璨的光芒,忽然在我眼前亮了起来。

    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那种色彩,它绝对不属于我们后世已知的任何一种颜色,无比的璀璨夺目,却又不会让人觉得刺眼。

    那是一种洋溢着生命气息,似能让人欢欣鼓舞的光芒.......

    就在我看着这些光芒发呆的时候,画面猛地一转,像是瞬间移动似的,我所处的地方不再是那片黑暗空间,而是在一片荒漠之中。

    这片荒漠似乎是无边无际,一眼看过去,根本就看不见边。

    我所能看见的沙漠,平整得就像是一幅画,看不见任何沙丘任何起伏,透着一种难以描述的诡异。

    当我准备壮着胆,往外走出去看看时,只听轰的一声巨响,在距离我近千米远的位置,出现了一个直径上百米的巨大坑洞。

    我还没反应过来这是怎么回事,一个个奇形怪状的生物,就这么从那个坑洞里走了出来。

    那些生物的样貌几乎都是一致的,可以肯定它们是同一个族群的怪物。

    说真的,我也是第一次看见这么奇怪的玩意儿。

    它们应该是活物,能够自由自在的行动,说是动物也不为过,但它们的身体样貌,却跟我印象中的动物相差甚远。

    这些怪物最高的足有四五十米,最矮的也有二三十米。

    它们的脑袋就像是一个巨大的赤红色蘑菇,在边缘还生长着一些像是菌丝的东西,如同斗笠上的帘子,遮住了它们的脸。

    最让人移不开目光的,还是这些怪物的身躯。

    它们的身子没有人形,跟任何一种动物的形态都不沾边,我根本分辨不出它们的四肢躯干,而且无论怎么看,它们的身子也比大脑怪那种生物还要怪异得多。

    这些生物的身躯都是深绿色的,表面凹凸不平,整体看来,就像是一堆深绿色的植物根茎,靠近头部的位置较粗,尾部则比较细。

    它们给我的感觉没有任何威胁,身上的气味也很独特,我能闻见那种像是野花的清香,从头到尾它们都洋溢着一种畸形的生命气息。

    真的很奇怪。

    仔细看了一会,哪怕它们的模样再扭曲,再怎么畸形,我也不会觉得它们是怪物,这种莫名其妙的感觉,是大脑怪北贡它们身上没有出现过的。

    就在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,冥冥之中,我听见了一个声音。

    不是六爷的,也不是任何我听见过的。

    这声音无比的陌生,分不出男女老少,语气更是平静得犹如死水,但听起来却透出了一种无法描述的亲切。

    “徒菌,忠诚的追随者,距生命源头最近者.......”

    听见这话,我先是一愣,之后就想到了很多东西。

    难道这些怪物就叫徒菌??

    估计没错了......它们那脑袋长得跟野菌子差不多,这不是名副其实么!

    正当我琢磨着它们集体出现是想干什么,忽然间,天空中传来了一阵极其熟悉的号角声。

    呜呜的声音很是沉闷,如同闷雷一样从天空上盖了下来。

    那是沙身者的声音.......我记得它每次出现都会带来这种像是警告的号角声!

    看样子这地方还是旧日世界......这些叫做徒菌的生物,也就是那些旧日时期的怪物吧?

    但真的很奇怪啊......它们给我的感觉咋就这么无害呢?!

    就在此时,狂风骤起,无数黄沙被这阵大风席卷上了天空。

    呼呼的风声如闷雷般炸响,伴随着狂风跟黄沙,天空也渐渐的变了颜色,而那个巨大扭曲的人影,也走在黄沙之中随风而来。

    沙身者还真来了?!

    也不知道那些名叫徒菌的生物受到了什么刺激,沙身者刚出现还没多久,那一个个巨型生物就往这边奔了过来,如同飞蛾扑火一般,一个接着一个的扑在了沙身者身上。

    徒菌的体格都不小,但要是跟沙身者相比,那也是仅仅才到膝盖的样子。

    但这一群徒菌全扑上去还是有点吓人的,沙身者两条腿都挂满了这些玩意儿,看得我都有点头皮发麻.......

    那些徒菌似乎是受伤了,在碰触到沙身者的瞬间,许多徒菌都疯狂的震颤了起来,还发出了一阵像是虫鸣的声音,嗡嗡嗡的响个不停。

    身为一个旧日时期的王,被这么一堆怪物缠着,沙身者也怒了。

    但真正让它愤怒的,似乎不是这些怪物无礼的举动,而是别的什么。

    因为我清清楚楚的听见,沙身者几乎是咬牙切齿的低语了一句。

    “背叛者.......该死??!”

    话音一落,沙身者弯下腰来,随手一抓就捏住了四五只徒菌,看似没怎么使劲,就将那些徒菌捏成了肉酱。

    无数深绿色的浆液从尸体里涌出,如同雨水一般从天空中倾泻了下来......